当前位置:

词作品四十九阙:渔歌子·宿沱江镇

来源:|0 作者: 编辑:王雨松 2015-02-25 16:41:36
时刻新闻
—分享—

  

  

  渔歌子·宿沱江镇 (一九八五年)

东去沱江烟雾吹,参差绿水泛春晖。

前拂翠,远含灰。

航标没有放排飞。

  西江月·龙年感赋 (一九八八年)

辞旧兔回桂殿,迎新龙卷层霄。

东风拂槛艳阳娇,绿了门前芳草。

凭借天时地利,创来翡翠琼瑶。

扬鞭飞跃气雄豪,一曲春歌唱晓。

  卜算子·阳明山贝江冲 (一九九0年)

幽竹丛丛蔚,林深知鸟脆。

绿水悠悠映翠屏,共品山中味。

石径隐浮烟,忽见红衫妹。

一阵轻歌风送来,更把游人醉。

  浣溪沙·工厂乐园 (一九九三年九月)

厂舍宽平绿树遮,乐园临水漾丛花。

笑声飞出职工家

小伙姑娘邀伴舞,球灯半转放光华。

蓬蓬嚓嚓月西斜。

  清平乐·有感于当前剪彩风 (一九九二年一月)

频频喜炮,剪彩知多少,请贴公文加广告,推却盛情不好。

提前左右奔波,倾巢人马张罗。

最喜排场隆重,管他费用几何。

  山坡羊·吊蒋先云烈士

魂牵浩月,志逾钢铁,洋洋青史辨龙蛇。

高风节,渔樵说,不追官禄崇马列,报国甘流壮士血。

生亦人杰;死,亦人杰。

  唐多令 湖南省电影发行放映学会与老同学相逢感怀(一九八五年)

华气揽清秋,红枫露未收。

放映情,林子冲楼。

二五春冬如箭逝。

同学笑,梦中留。

相聚识君畴,回头不必羞。路千寻,各有扁舟。

影业蹉跎心未老,朝前看,唱新猷。

  清平乐·江华写生 (乙丑三月,随地区美术组赴江华峻山写生,途中留笔 一九八五年)

翠篁摇影,鸟语通幽径。

薄雾轻笼知万顷,遥听泉声阵阵。

一行急步匆匆,直插峻岭瑶冲。

不负满腔画兴,踏云彩绘苍穹。

  千秋岁·十字乡电排抗旱 (一九九四年)

热风炎季,稻粟频扬穗。

香拂野,馨心肺。

机声连洞响,旱象羞颜退,抬望眼,方圆垄亩烟笼翠。

能穿顽石垒,敢舀阴河水。天不美,人心锐。

山民齐鼓劲,共把宏图绘。

争庆岁,开缸米酒催人醉。

  台城路·登陶岭林场 (一九九二年十月)

金风约我陶峰去,衣角挂香未退。

雁叫长空,花黄大野,人与秋光同醉。

双双对对。

听万顷松涛,几多回味。

廿七流年,垦山栽树何曾废。莫怜鬓发霜缀,看山坡变样,苍苍翠翠,心系芳林,情牵绿野,百鸟欢歌声脆,年年岁岁。改革展宏猷,风光琦玮。

放眼层峦,正云蒸霞蔚。

  浣溪沙·野菜上市场 (一九九八年十月)

蕨笋黄姜绞股蓝,野芹苦菜马铃当。

藤藤草草一筐筐。

瑶妹溪边精洗选,加工压膜细包装。

珍稀袋袋出瑶山。

  浣溪沙·野菜颂 (一九九八年十月)

琼宴佳珍一应全,团鱼鹿麂不新鲜。

瓜藤野菜占中盘。

昔日穷人充肚货,而今冠冕贵宾前。

无污无染尽天然。

  浣溪沙 永州撤区建市 (一九九六年)

  (一)

置郡开皇楚地雄,山藏威虎水藏龙。

今逢机遇更葱笼。

百里潇湘春意动,黎元共绘画图宏。

竞相倾酒酹东风。

  (二)

市建永州万物昌,文坛得意沐骄阳。

群贤志盛贯三唐。

一腔清气飞神韵,五车诗卷写潇湘。

新城大野草芬芳。

  浣溪沙·农忙乐 (一九九六年)

六月乡村无空闲,扎烟晒谷又耘田。

小哥小妹笑声喧。

悄问良霄花烛事,新娘抿嘴露羞颜。

飞来一串海绵拳。

  浣溪沙·喝茶 (一九九六年)

吃罢晨餐正空暇,临居相聚品香茶。

东家才了又西家。

李嫂花生张嫂豆,黄妈酸辣炒芝麻。

山村石巷乐哈哈。

  浣溪沙·庭院小景 (一九九六年)

四四方方一口塘,弯弯拱拱果藤盘。

东瓜豆角架中悬。

正是晨光斜照水,无风无雨水花掀。

蹦蹦跳跳鲤鲫鲢。

  浣溪沙·春游 (一九九七年四月)

结伴郊行兴致浓,东君约我上青峰。

数声啼鸟惹花丛。

阡陌纵横村落布,还乡轻燕剪春风。

桃红柳绿遍寰中。

  浣溪沙·瑶韵 (一九九八年十月)

菊月寻芳曲路赊,瑶山秋野尽黄花。

霜林含韵鸟喳喳。

玉米留杆藤艳果,妹挖红薯浅穿纱。

哥哥偷眼斗蓬斜。

  浣溪沙·野菜过热 (一九九九年五月)

蕨笋黄花苦菜公,珍稀土味任推崇。

远方商贾向瑶冲。

去岁流行山野菜,今年不见货源通。

趋时总是一窝峰。

  浣溪沙·花篮 (二000年二月)

姹紫嫣红满店花,藤篮摆插显风华。

无根无卡无泥巴。

骗得春光遮众眼,不招蜂蝶不抽芽。

辉煌数日逐枝斜。

  浣溪沙·果篮 (二000年二月)

杂烩拼装水果瓜,新鲜在外里头差。

乖乖巧巧令称佳。

慰问病人当礼品,惊看篮内烂成渣。

从来假事哄人家。

  浣溪沙·乡镇难 (二00二年三月)

乡镇肩头几事难,计生综治果粮烟。

门门都是紧箍圈。

上线千条穿独孔。

下下行万种顾方圆。

当心一票否决权。

  浣溪沙·无题 (二00二年)

为政何须业绩丰,专崇厚黑下深功。

台前反腐语匆匆。

纵有状文陈劣迹,依然居位使西东。

有钱能买鬼门通?

  又袍笏登场便欲贪,为奸朋比算机关。

本来穷县血抽干。

忽报双规笼硕鼠,案追连锁扯清单。

一丛喜炮庆弹冠。

  浣溪沙·美国倒萨有感 (二00三年)

导弹飞天日夜轰,烟笼沙域血腥风。

一瓢祸水泼中东。

动武不经安理会,霸军任可换王宫。

谁知日后几多凶?

  浣溪沙·长沙开福寺 (二00三年)

袅袅禅音绕寺梁,满堂罗汉笑金光。

为求好运竞烧香。

祸福岂由香火定,世途还靠自衡量。

尼姑只重功德箱。

  浣溪沙·长沙美容化妆品博览会 (二00三年)

广告如云令眼昏,满厅香袭挤盈盈。

美容美发涌千军。

彩绘女郎喧队过,图花人体惹心倾。

谋商手段尽翻新。

  浣溪沙·桔子洲头 (二00三年)

长带沙洲百米宽,四A景点铁栅栏。

伟人一泳地生钱。

未见游鱼翔浅底,更无百舸竞江天。

数重花树任参观。

  浣溪沙·贾谊故居 (二00三年)

弱冠峥嵘一贾生,才高谋远更无伦。

佳篇力翰妒群臣。

纵有忠贞报国志,春风不度阻途横。

主心无汝等于零。

  浣溪沙·三峡蓄水 (二00三年)

坝接云山锁大江,工程旷世画图煌。

飞觞共庆凯歌扬。

千里峡川成泽国。

一湖明镜映霓裳。

巫山神女好梳妆。

  浣溪沙·新田乙酋大暑 (二00五年七月)

烈日如焚大地烘,家家户户变蒸笼。

床前电扇卷热风。

半夜忽听“停电了”!翻身带汗出房中。

顿时村巷闹哄哄。

  浣溪沙·暑日清晨弄笔 (二00五年七月)

趁早清凉入画房,抢先红日射玻窗。

寻径悟道要开荒。

借得晨光书意匠,笔挥墨染废笺长。

何怜宣纸两三张。

  浣溪沙·采药 (二00五年)

端午山坡一片青,镰刀割起野花藤。

枝枝卡卡满沙坪。

看似寻常柴火料,晒干切碎袋袋盛。

入方妙手可通灵。

  浣溪沙·坐歌吊孝 (二00五年)

隔壁有人死了爷,灵堂设在水泥街。

贤孙孝子泪相携。

半夜坐歌凭吊唁,轰轰乐队乱音阶。

女郎反调服她爹。

  浣溪沙·手工织毛衣出口 (二00五年)

手织毛衣聚妇联,飞针走线不停闲。

城乡姐妹喜开颜。

旧艺精工新产品,编花素雅样超凡。

远销欧美赚洋钱。

  南楼令·赞妻子老年绣花 (二00五年)

无事且翻箱,翻看绣几张。

五十年,又泛心香。

眼镜老花心未老。

操旧梦,绣潇湘。图样费思量,精工五彩煌。

展春风,果不寻常。

女儿争摇妈妈手,莫卖掉,我收藏!

  浣溪沙·鑫隆鸭场 (二00六年)

万羽鸭群满厂房,绒毛雪白蛋盈仓。

方疑大地着银装。

最是令人奇妙处,孵棚竟是铁温箱。

嘤嘤待哺唤春光。

  浣溪沙·元宵送妻去南站致女儿红萍

  信息诗 (二00七年三月四日)

二老乘车123,你妈今晚返新田。

带寒春意舞窗前。

柳绿茶红虽好景,心牵两地睡难眠。

往来几度去还还。

  浣溪沙·中秋寄道友 (二00七年)

遥隔江天两地州,金风传信雁飞楼。

桂枝香插小窗钩。

细雨无声花吐意,疏云有影月含羞。

思君临夜正中秋。

  浣溪沙·嫦娥一号卫星成功发射 (二00七年十月)

露冷当空一玉盘,常将奔月话余闲。

翻来复去两三言。

亘古流传成现实,长征送我上青天。

高科探月会神仙。

  渔家傲 除夕 (二00八年)

雪压冰封摧电网,十天半月无灯亮。

地冻天昏千户怨,灾情犷,风刀割得人心怅。

剪烛团圆煤火呛,视屏黑板无音像。

老少临场才艺献,齐心放,家庭春晚当同样?

  浣溪沙·医院度中秋 (二00八年八月)

一度秋风又桂花,零陵香草竞飞崖。

江天白露掠窗纱。

佳节该当同赏月,伤医异地不回家。

惟怜额上一长疤。

  浣溪沙·三月十三日赴永州途中 (二00八年)

初醒层峦薄雾遮,鹅黄杨柳暗栖鸦。

隔窗和雨赏梅花。

一缕暗香驱睡梦,千重春气满山崖。

轻寒伴我路途赊。

  浣溪沙·庚寅中秋 (二0一0年)

明净山光画笔皴,秋风凉透艳三分。

紫摇拽色缤纷。

谁料今秋风愈劲,玉盘藏脸雨疏侵。

那堪寒气逼黄昏。

  浣溪沙·庚寅重阳 (二0一0年)

今岁重阳迥往常,不登高处不归乡。

临江傍晚看霞光。

无奈夕阳羞露脸,晚霞毕逊早霞煌。

专钟老者欠排场。

  浣溪沙·观越野车赛 (二0一0年十月)

长队赛车汇武当,恢宏气势万弓张。

新鲜大事震三乡结伴行将石羊去

大开眼界看排场不凡高手拼辉煌。

  踏莎行 庆十六届亚运会 (二0一0年十一月)

丹桂飘香,红棉饮露鲜花万簇情如注。

羊城亚运集群英,熊熊圣火神威助。

高手争雄,名星呈数,屏前竞把风流付。

金牌频揽喜寰中,精神更著春秋赋。

  渔家傲 原玉奉和邹武生先生 (二00九年六月)

人旅匆匆风火急,鸿爪踏泥留踪迹。

苦辣酸甜千味起,樊笼里,桃源春水难寻觅。

世事纷繁情不已,人生八九难如意。

不为微殇旗折靡,抛心悒,扁舟淡看东西埸。

  浣溪沙·红色小源 (二0一0年十一月)

红六军团士九千,长征转战到新田。

神兵速决震湘南萧克弼时王震部

扎村露宿美名传一圈丹雘染千年。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新田新闻网首页